首页

加入收藏

您现在的位置 : 首页 > 休闲娱乐

为什么Lisa参加疯马秀,会被骂到现在这个地步?

时间:09-20 来源:休闲娱乐 访问次数:137

为什么Lisa参加疯马秀,会被骂到现在这个地步?

最近韩圈最大新闻——顶流爱豆Lisa真的要去参加疯马秀了!这个事情其实已经发酵差不多一周了,羊一直都处在观望之中,纠结要不要写。但随着互联网骂战的升级,羊觉得有必要带大家梳理一下,因为在羊看来,这件事的内核,并不仅仅有关女性的“脱衣自由”…疯马秀到底是啥?首先,疯马秀是啥?羊先来给大家科普一下哈——所谓疯马秀,英文名称呼Crazy Horse,是法国人阿兰·贝尔纳丁在1951年法国创立的艳舞夜总会“疯马”内表演的歌舞秀。疯马秀以精致、优雅和性感著称,其特色就是将裸体、灯光、布景、舞美相结合,是拥有着“声、光、色、裸”概念的前卫艺术表演。整场表演一般由身材比例姣好、体型又一致的美艳舞者组成,表演时舞者全裸或接近全裸。她们以瑰丽奇幻的灯光与烟雾为衣纱,在多彩的灯光和曲目下,展现出一场兼具声光以及感官效果的立体秀。从现代的开放视角来说,疯马秀因光影与女性美好肉体的展示被认为是一种人体艺术表演形式。特别是因为它起源于以浪费著称的法国巴黎,创始人在创作舞蹈的过程中,还将新现实主义等流行元素融入,绝不落后潮流。但是作为法国与红磨坊秀、丽都秀并称为巴黎三大必看夜总会歌舞秀的文化符号,疯马秀一直是最受争议的那个。Crazy Horse,疯马?在国外就是谐音梗Crazy Whores,疯狂的妓女。虽然现在疯马秀被看作是一种艺术形式,但其本质就是脱衣舞娘表演。互联网在争论的话题是:裸体秀真的是艺术吗?这个话题咱们往后放放,羊先来给大家科普下疯马秀的走红疯马秀的初衷其实就是为了吸引巴黎的精英阶层,秀场对面就是YSL和纪梵希的时装店。但是疯马秀刚开业的时候并不顺利,甚至还破产过,因为相比起红磨坊和丽都秀,疯马秀的名气并不响。为了吸引顾客,阿兰灵机一动想出了个妙招:浴缸秀。顾名思义哈,就是让舞者在舞台上洗澡淋浴。洗澡这种东西变成秀…最大的卖点就是女性的身体,并且是裸着的。到了1960年,半裸舞者已经成为了疯马秀的特色,客户群体一般固定为上层精英。代表美艳、性感的红唇沙发也成了疯马秀的必备要素1968年,全身裸体被合法化,疯马秀则开始了完全赤裸时代。女舞者会赤身裸体地站在舞台中央扭动身躯,男性则衣着完好地充当绿叶配合女性演出。通过这一系列擦边操作,疯马秀的名气也越来越大,很多人慕名而来。被称为“脱衣舞娘皇后”,很多品牌时尚缪斯的蒂塔·万缇斯也曾来复刻过1954年的浴缸秀,她大胆的艺术形式以及舞蹈创新让疯马秀再次名声大噪。1985年的时候,疯马秀演员的年收入就能达到两万英镑,而当时伦敦的人均年收入也才一万多镑。随着时代变迁,疯马秀越来越注重时尚艺术感,他们请著名舞蹈家来编舞,做最顶级的舞美,在舞台上演绎文学经典…女性的身体之美在这场秀中被方方面面地挖掘,最后以美轮美奂的形式展现在观众面前。那么,疯马秀真的是艺术吗?Lisa的疯马秀之旅,是对是错?其实就像羊在上段提出的疑问一样,疯马秀到底是不是人体艺术?“如果是,Lisa就是对,如果不是,Lisa就错了。”关于疯马秀的演出形式网上也讨论的很久,支持的人认为这是女性的脱衣自由,性感无罪。他们认为疯马秀是女性身体之美与光影艺术的完美结合,裸体只是一种展现手法,实际上并不低俗。女性经历了那么多年的道德束缚,好不容易拥有了展现自己性感一面的权力,反对疯马秀就是思想倒退——“如果裸露是低俗的,那文艺复兴时期的画作也是色情吗?”羊其实很理解大家的主张,毕竟女性主义早在上世纪初就开始传播了。女人们通过自己的斗争获得各方面的自由,难道因为跳个脱衣舞就要遭受道德指责?就像那句话说得:我生来赤裸,是你的思想肮脏。但反对的人认为:不管你怎么包装这场秀,但疯马秀的本质就是脱衣秀。它的初衷本就是吸引社会精英,而且是在用女性的身体来作为靶子,如果你认为这是正常的,那你就是和男凝同流合污。其实这两点都没错,理由都是充分的。但羊想说的是,不管疯马秀是怎样的艺术形式,它有一点是毋庸置疑的:它确实利用了女性。首先宝子们要清楚一个概念,艺术和色情其实并不能完全分开,因为这个世界上没有绝对的艺术,任何东西都可以包装出来一个定义。昆汀的暴力美学是艺术吗?潘玉良的裸体画是艺术吗?戴建勇给自己老婆拍的摄影集是艺术吗?毫无疑问,它们都是艺术。但艺术不代表绝对正确,因为并不是所有人都能接受这些表现形式,有人称赞就有人反感。所以我们其实没必要去讨论疯马秀是不是一种艺术,因为是或不是都没有意义,我们只需要知道一个真相——与其说疯马秀是艺术,不如说它更像是资本社会包装的一场“女性自由陷阱”。比如疯马秀的选拔标准非常严苛——除了美貌之外,舞者身高必须在1.68m到1.73m之间,腿长必须有身长的三分之二,双乳之间的距离为21厘米,肚脐至耻骨之间的垂直距离不超过3厘米。这种选拔方式本身就有很大的审美局限性,如果审美本身就不够开放,那又谈何性感自由?在羊看来“脱衣自由”是个伪命题,女人生来就有脱衣和穿衣的自由,但是从古至今,女人的裸露基本都会和色情挂钩。性感当然无罪,但没必要用这个理由来为疯马秀“开脱”,当你把这件事当成主流思想宣传,最后获益的人到底是谁?是疯马秀自己,是脱衣舞行业,还有凝视女性的那部分男人。当这个社会还彻底无法脱离男权思维的阶段,性感二字在很多情况下是一种针对女性的“痛苦”。真正愿意从事性感行业的人都是谁呢?是外围女,是脱衣舞娘,是AV女优…她们中的大多数人都不是自愿的,反而都是因为迫于生计去用身体“讨好”男性。这些女性里有很多人确实出名了。可是她们的成名路是从落魄走向光鲜,一个本就光鲜的人何必要去疯马秀?不管Lisa到时候在台上穿多少衣服都改变不了这件事的影响,脱衣舞已经被某些人“洗”成了一门绝对正确的艺术。这场疯马秀,Lisa非去不可吗?当然不是。但如果站在Lisa的视角来说,去疯马秀对她来说是“正常”的。韩国的kpop文化在经历五代之后,女团终于开始崛起,而韩国的流行文化入侵也在逐渐渗透全球。如果想进军国际市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就必须要“强迫”自己与欧美思想共为一体。宝子们要注意,欧美文化主流思想里的“自由”表面来看确实不局限人的行为(前提是不违法哈)——但就像羊在上文中所说的,如果男权思维并没有彻底消失,那女性在宣扬“脱衣自由”同时也给了男性凝视的自由。而且从另一方面来讲,泰国经济其实也有依赖女性身体的部分存在。羊之前说过乌克兰的站街女和代孕问题,泰国在亚洲则同样以“性都”和人妖产业闻名,服务对象中有相当庞大的欧美群体。为什么泰国明星里混血脸比例那么高?这不用羊过多解释了吧。欧美人群在泰国的性消费在某种意义上也造成了本地人对欧美文化的“崇拜”,毕竟他们不仅代表金钱,还代表“权力”。比如Lisa自己本身也是这种文化的被影响者。Lisa的继父就是瑞士人,而她自己本身其实也并不那么喜欢公司为她打造的可爱人设,相比起齐刘海和韩妆,她更爱的是欧美系浓妆。当然,羊没有资格去批判别人的审美取向,但个人审美的形成是摆脱不了所受文化的影响的。很多人说蒂塔的脱衣舞秀是一门艺术,甚至说她就是艺术本身,可在她的表演里羊却看到了一种对人群的漠视感。她用性感的身体和美丽的舞姿让无数男人成为自己的崇拜者,她站在高位享受赞美和金钱,看似拥有绝对的自由。但很多人不知道的是,她的前夫曾多次婚内出轨,而当前夫的其他女友出来指控他虐待时,她却出来说了句“我没有遭遇过这些”。这句话表面来看是陈述事实,但实际上是以一种仰视者的姿态为自己辩解:我比其他女人更特别。她非常清楚自己对男人的魅力是建构在怎样的基础之上,同时很清楚自己的这份“独特”其实或许并不是唯一的。就像她在阻止前夫参加婚前单身派对时说得那样:你是想喝醉之后看裸体女人吗,就像我每天做的事情一样?她不安,她恐慌,因为她太清楚男人爱的是什么了。你可以说她是艺术本身,但也不能否认她是男权社会里被塑造出来的一件看似有力量的“身体艺术品”。她的女性力量是指金钱和名誉带来她的生活自由,但前提是她也接受了无数凝视,而你很难说这些凝视中有多少是真心欣赏。她很美很美,却实实在在是由男权构筑出来的神话。羊不是在否定蒂塔,否定脱衣舞,更不是在否定Lisa的决定,只是我们不得不思考一个问题——在男权思维和女性主义并存的社会中,谁才是真正的自由人?自由总是相对的。当疯马秀变成了欧美圈标榜性感无罪的“时尚单品”,我们也要接受“男性凝视”也变得更加自由了的事实。Lisa已经是国际顶流爱豆了,她奋斗了很久才获得今天的位置,获得了“无视”公司人设掀起刘海的权力。如果她想,世界都可以是她的舞台,包括疯马秀。我们可以欣赏和喜欢她,但同时也要思考一下:她展现的美到底是父权产物还是自我跨越?羊也无法说清真正的答案,因为我们这个社会还远没有与父权制割席。或许只有等那一天到来的时候我们才能真正认清自己,女性也才能真正成为女性本身。

本信息由网络用户发布,本站只提供信息展示,内容详情请与官方联系确认。

标签 : 休闲娱乐